“数据工具”已改版,老版本的入口:数据工具(老版)

国投电力vs川投能源之风险因素4

投资分析 现金刘 999℃ 0评论

原创 2016-12-19 唐朝 唐书房 唐书房

——(续上篇)——

其实火电也一样。从十三五规划来说,火电的日子总体上是不好过的。因为要给新能源腾市场份额,也因为大国承诺“要降低化石能源消耗”,同时还要提高环保要求,降低煤耗标准,这些统统都是压力。

十三五期间,虽然数据上规划了2亿装机的增长,但根据国家能源局副局长李仰哲12月10日在“2016年能源大转型高层论坛”上透露的信息:“实际上,在‘十三五’期间新投产的2亿千瓦煤电机组中,1.9亿千瓦都属于‘十二五’期间已经布局规划并开工建设的接转项目,‘十三五’新开工的煤电机组只有1000万千瓦。”据业内专家介绍,目前全国在建、在审及规划的煤电项目已经有4亿左右装机了,最终要取消、推迟、淘汰一半左右,高层遏制煤电继续上项目的决心,显露无疑。

即便新开工只有1000万千瓦,但就2020年将达到的11亿千瓦装机总量而言,国内能源专家大多认为是过剩的,未来依然要依赖经济手段和环保手段淘汰一批落后机组。未来,能生存下来的煤电,只能是那些①生产成本低、成本管控能力强的企业;②机组容量大,在当地电网供电市场占有率高的企业;③安全生产管控能力强,没有或较少发生安全事故的企业;④环保数据好,单位发电污染物排放量少的企业;⑤对当地贡献大的,比如承担当地供热或为当地大企业直供电的企业。

那么,国投的火电是否属于能活下去的类别呢?又看图

0

这个图很直观,通俗的理解,装机多的省份,电力企业日子就不好过,如果是装机多、经济还不发达的省份,就更是额头若隐若现一个大写的草书:死。反之,在装机少的省份,电力企业日子就好过,如果是装机少,经济还比较发达,那就有旺股东相。

盘点国投控股火电主要新建项目所在地:天津、福建、广西(对了,上周最新消息:钦州二期4号百万机组刚刚建成了,正在检查验收),另外就是参股火电企业的大头:江西和江苏了。2016年1至11月的分省用电量增速数据中,江西同比增长9.4%,江苏同比增长6.9%,福建同比增长6.2%,分列全国各省增速排名的5、8、11名(天津和广西介于0%~5%之间,具体数据及排名不详)。

顺便说一声,四川省2016年1~11月水电发电量全国第一,累计发电2538亿kwh,同比增长7.5%,占全国规模以上水电厂发电总量的25.8%。外送电量1258亿kwh,居各省外送电量第一,同比增长3.5%。

以数据观察,天津、福建、广西、江西,应该都属于经济中不溜,装机偏少的省份。广西未来的经济增长,去年习总给的定位:“发挥广西与东盟国家陆海相邻的独特优势,加快北部湾经济区和珠江-西江经济带开放发展,构建面向东盟的国际大通道,打造西南中南地区开放发展新的战略支点,形成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与丝绸之路经济带有机衔接的重要门户”。

福建,则是习总的老根据地、第二故乡,所谓龙兴之地,从1985年一直干到2002年。现在中央给福建的定位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核心区”。可以预计,在习总任上,福建的经济应该会有较大发展。但目前福建的火电厂,情况暂时还看不到乐观面,2016年1~11月发电量同比负增长18.9%,全国垫底。设备利用小时同比降低676小时,全国垫底。

江苏省,虽然装机量比较大,但由于江苏经济发达,仍然处于缺电状态。以最近的上海电力收购江苏电力相关披露资料看,江苏省2015年电力缺口1400万千瓦。2015年全省火电平均利用小时5125小时,高于全国平均水平796小时,位列全国第三。2016年1~11月,江苏火电利用小时4248,高居全国第二,高出全国平均水平892小时。江苏省内的火电,日子滋润着呢!(别忘了,江苏还大量从雅砻江买电)

在经济发达及未来可能会有较大发展的区域,投产技术先进、环保达标的百万机组,迅速占领未来的区域市场,形成寡头垄断优势,即便真有短期亏损,我也不认为这会形成负资产。这就是老唐对国投发展火电和新能源的相关风险认识。

关于新能源,还有个规划中的东东可以YY一下:雅砻江沿线风电和光电。这是一个目前市场普遍不太看好的规划(等股价涨起来以后,就会变成普遍看好了),然而由于道路交通电力输送等基础设施可以共享雅砻江水电已有便利,且沿线地广人稀,攀枝花和西昌一带又以日照时间长著称,加上和两河口、锦屏和二滩三块大电池(水库可以看作一种近似的大型储电设备)的配套,雅砻江水电发展风电和光电,先天就有成本及稳定性优势的——现在说这个似乎还有点YY,太早了!但是真等西电东送能力从2015年的1.4亿千瓦,增加到2020年的2.7亿千瓦以后,再回头来看这个规划,就不觉得意淫了。

电价和电煤价格上涨风险,可以放在一起说。在电价问题上,现在的政策就是煤电联动,总体原则是电价跟着煤价涨跌。以对发改委决策的影响力而言,电力企业号称五大集团四小豪门(五大集团:中国华能集团、中国大唐集团、中国华电集团、中国国电集团、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四小豪门:华润电力、国投电力、国华电力、中广核),全部是世界五百强企业,其政治影响力和经济实力相对于大型煤企,有过之而无不及。伴随着2016年电煤指数的持续上升,笼罩在电力企业头上的电价下调预期实际上已经在散去,并可能转化为电价上调预期。

煤价的上涨以及高位盘整,对水电是利好消息,有利于低成本水电的销售。目前主要煤企和电厂之间的长期协议价是以535元/吨为基础,然后双方分摊涨跌幅。相信那么多靠煤生存的人,比我专业。个人觉着大概率来说,2017年的煤炭就是以535为中轴晃荡。部分煤耗高、排放不达标需要投资改造、本地电力供求失衡严重的火电厂,可能日子难过。

关于来水量,对于部分规模较小,流域面积较小的水电企业是个问题,但对雅砻江不是问题。水文资料这样形容雅砻江:雅砻江全长1571公里,流域面积约13.6万平方公里,上游区降雨量为600~800 mm,中游区1000~1400mm,下游区900~1300 mm。 沿途有众多支流,流域面积大于100平方公里的支流有290条,其中大于500平方公里的有51条,大于或接近10000平方公里的主要支流有鲜水河、理塘河、安宁河等。雅砻江径流水量一半由降水形成,一半为地下水和融雪/冰补充,年际变化不大,水量丰沛而稳定,河口多年平均流量1890 m/s,年径流量596亿m。丰水期(6~10 月)径流量占全年的77%。

税收方面,增值税和所得税优惠到期后是否继续享受,是政策的未知因素。这个因素,作为投资者,估值的时候,按照到期不继续享有优惠政策考虑即可。若到期后能够继续享受,当做意外惊喜对待。

还剩个海外投资风险。这块儿实在是因为老唐渣英文,所能阅读的资料太少,对真实情况了解不多,只能根据常识大概谈谈。一个大型电力企业,在国内产能过剩的情况下,出海发展,这个是必然的——不然怎么办,守在那儿收钱然后全分掉?以上海电力为例,上海电力现在在马耳他、巴基斯坦、日本的项目,进展都不错,都实现了盈利。接受的伊拉克土耳其国家电站的管理业务,也还不错。

但坦率说,这帮人对海外的政治法律经济环境是否理解和适应,是否有能力在海外发展,现在老唐是不敢抱有多大希望的,但也没有必要妄自菲薄,就当个投石问路的实验好了。毕竟根据世界银行今年的报告数据,全世界还有11亿人生活在无电状态下(一半在非洲),同时,发达国家也在努力走淘汰火电,发展新能源的路,外面的世界还是很精彩的。

商业,总要需要承担一些风险的,只要能给我足够补偿风险的折价即可。就目前的国投电力的价格而言,这些风险,我个人觉着“水电超值,其他白送”的价格作为风险补偿,我可以接受。你呢?

文末,插一段关于利息支出的补充资料。

谢谢读者@王云飞 翻阅国投电力2013年年报,发现了一段被老唐忽略了的信息披露:关于锦屏一级、锦屏二级及官地的银团贷款,和当初签订合同时披露的利率有不同之处。看来后来又继续商谈过,老唐手头的资料out了。年报里这样披露:

0

这是比前两篇估算中更为乐观的因素,尤其是锦屏二级178亿银团贷款,2016年7月26日之后,从6.642%的利率,直接跌落为长贷基准的9折,节约的利息支出比我原文预算要高很多。因为是乐观因素,老唐就不再啰嗦了,以免看起来像是在竭力推荐一样。有兴趣细究的朋友,可以依葫芦画瓢自己算。谢谢@王云飞 

转载请注明:www.51xianjinliu.com » 国投电力vs川投能源之风险因素4

喜欢 (0)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